为什么上天要让我这种杀人狂热爱生活

[变形金刚]一人之下

我写过最香艳的文……之一。挑一篇硬盘文出来混更新~

 


His One True Master

 


摘要:

 

       击倒与红蜘蛛决定探索一番,霸天虎最酷担当情报官大人在床上究竟是什么样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慷慨的威震天陛下代替他们去看了。

 分级:NC-17


弃权声明:如果变形金刚属于我,我早就让他们和和美美地生活在一起了(?!)


警告/注释:


※ TFP背景,CP威震天×声波,有击倒×红蜘蛛。声波怕痒梗(来自微博),掀面罩梗,加上俗到不行的酒后乱性梗,毫无逻辑摸个鱼玩儿

 

※papa有脸,证据在这里~

 

我爱买个床。我爱小波波。我爱闺蜜组。希望今年两个Tag都能破50!(双手合十)



 

<<<


 

       “所以,这就是霸天虎办不成大事的原因,”红蜘蛛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报应号的中央大厅里挤满了人,都在高声大笑、互相大吼大叫、把手中的高纯泼在自己和别人身上。每当军队取得小小的胜利,大家就会大肆开展庆功会,挥霍掉他们好不容易才从汽车人手里抢下的一点能量。

 

       威震天宣称他厌恶这种娱乐。但只要给他灌个几杯,他马上就会跳下王座,满大厅走动,跟所有愿意听他讲话的人追忆过往的黄金岁月,怀念塞伯坦最黑暗亦是最光明的时代,回溯“那个管数据的矮子对我言听计从时期”。(而最后一个显然是幻想。)

 

       “就连声波都不肯听!”击倒咯咯地笑起来,红蜘蛛厌恶地皱起眉。

 

       但的确,每逢此种聚会,沉默的情报官永远不会参与进来。一开始,威震天还把他强行带在身边,但等霸天虎君王转头,抓住一个杂兵吹嘘起来的时候,声波就默不作声地离开了。他迈起步来一如既往地悄无声息,弓着腿,脊背微微屈起,让人想起某种潜行的兽类。漆黑的面罩遮挡住一切窥探,冰冷、傲慢,毛骨悚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起声波,”红蜘蛛沉思道,“你觉得他真的有脸吗?”

 

       击倒眯起光学镜,过量摄入高纯让他有些眩晕。情报官慢慢步入厅外黑暗,厅内流动的炫光最后勾勒出闪烁的紫色光带、纤细的腰身与精致锋利的甲刺。

 

     “谁知道呢,”红色医官漫不经心地呷了一口高纯,“你认识他可比我早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加入的时候,他已经是威震天最忠心的宠物了,”红蜘蛛嗤声道,“带着他的破电屏和动物园,躲在暗处,时刻准备着出来咬你一口……真叫人恶心。啊,说不定他根本就没有脸,平时用他的接口充当嘴,去服侍威震天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他给自己的话逗乐了,低声笑了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击倒被高纯度能量浸得晕乎乎的处理器却闪过一个想法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也许我们该把他面罩掀开,搞清楚这一点。”跑车宣布。

 

       红蜘蛛差点呛住。“闭嘴,蠢货,”他说,“我早就知道你没脑子,你果然再一次没有辜负我的期望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他又哼了一声,向后靠在椅背上,翅膀却若有所思地抖了抖。“但说实在的,我也有点好奇。”小飞机说,“两种后果。要么你发现,你扯下了他整张脸;要么你惊讶地看到,下面还有一层——说不定非常可怕,双眼暴突,满面疤痕,一张巨嘴和满嘴参差不齐的牙齿。哈哈哈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也有可能,”击倒心不在焉地附和,“所以他才不好意思给别人看。我从没见他把谁带上床,也没听谁谈起跟他拆过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红蜘蛛的翅膀扬了起来。“说不定他抹除了他们的记忆!”他醉醺醺地说,“这种变态,很可能做得出来。他估计还会给他们灌输‘你昨晚跟一个输出管很大的家伙干了,你超爽’这种虚假信息!”他越说越怕,“该死,他会不会对我也这么做过,我总觉得他对我的关注有点不大对头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但他们过了一会儿就把声波忘了。宴会已进入尾声,满地都是东倒西歪的杂兵,击倒开始用能量块搭城堡。快要完成的时候,红蜘蛛伸出尖尖的指爪,把它推倒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啊!我们是可悲渺小的人类!”小飞机捏起嗓子,翅尖亢奋地颤着,“救命!救命!我们的城市被英明伟大的红蜘蛛一世毁于一旦!最最俊美的追踪者,求您饶了我们吧!啊啊!啊啊啊啊啊!”

 

       击倒本想发作,见此情景也加入进来,“还有一辆全宇宙最性感的跑车!”他高声叫道,“我们愿把所有的豪华喷漆献给您!我们知道击倒大人要打扮得美美的去勾引声波——”

 

       两台机体都愣住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远处威震天朝他们的方向乱七八糟地射了一炮,嚷嚷了句什么,击倒无视了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额,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

 

       红蜘蛛挑起了眉毛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是说,小红,你应该加入我一起。那个,把他面罩掀了,然后咱俩顺便爽上一爽!就算他可以消除记忆,但我们有两个人,记得吗?总会有一个记得的!如果他反抗,咱俩就把他揍到下线。一定可以,您可是空军指挥官红蜘蛛大人啊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红蜘蛛看起来似乎想尖叫,但他慢慢地合拢了嘴,缓缓抬高了下巴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这主意好像不错,”他的嗓音低柔而惑人,面部装甲因高纯的缘故泛起一层薄红,“是该让这目中无人的混蛋好好尝尝苦头……那就由你负责,把他带到我的舱房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是你舱房?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办成了,我就同意那件你一直想对我做的事情——有关我的高跟推进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停停停,”击倒连忙说,“别大声说出来!我的本意只是看看,这令人震惊的声波在床上是不是也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——也什么?”一个熟悉的低哑嗓音说,边缘带着瓦砾与磨砂的质感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两个人条件反射地跳了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啊,威震天陛下!”红蜘蛛尖叫了一声,慌忙道,“那个,我们只是,只是在随便聊聊!正说到声波一直……一直非常寂寞——您瞧,他整天黑着脸,不跟人说话,多闷啊!我们,我们想要帮助自闭症同僚,主人!”

 

       击倒狂热地点着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威震天陷入了沉思,他觉得自己可能不小心喝高了,因为他几万年来头一次认为,这对不成器的手下讲得还挺有道理。最后,威震天只是威胁地哼了一声,挑起眉毛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别给我打声波的主意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转过身,他迈着有些不稳的沉重脚步离开了。红蜘蛛与击倒对视一下,犹豫着想要跟上。威震天微微侧过头,斜了他们一眼,小飞机和红色跑车顿时齐齐倒退一步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退下,”暴君冷笑,锋利的牙齿隐约一闪,“他的主意,只有我能打。”

 

————

 

#开车还是走个外链




 

       那个夜晚声波记不清自己过载了多少次。威震天准确地找到他的敏感点狠狠撞击,到最后声波喘不动也笑不动,只能扭腰把他吞得更深。交合处汁液四溅,威震天染着酒味的气息灼热而磨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不意味着声波丧失了敏锐的洞察力——他知道击倒与红蜘蛛始终在外面偷听,但对自己或威震天没有威胁的事情,声波向来懒得关心。即便已处于下线的模糊边缘,君王把他打横抱起来,撞开情报室的门大步迈回主舱室的时候,声波依旧听到了红蜘蛛小小的尖叫和击倒噎住了的声音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把脸埋在威震天的胸甲里,又懒散地回忆起四百万年前的塞伯坦。坦白说,虽然现在这身很酷,但他还是有点怀念从前尚称得上魁梧的机甲,能把震天威揍得晕头转向……他记起卡隆昏暗的小卧室,他们两个挤在一起,角斗后沸腾的能量液还在管线中疯狂窜动,急需某种形式的平息与发泄。声波冷着脸帮震天威打手枪,对方一边粗声喘息,一边构想对未来的规划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这就是问题所在,是吗?每个人都在指望别人为我们站出来,于是根本没人站出来。比起改善人们的生活条件,那帮腐朽的汽车人宁可忙着去证明他们的偏见并非偏见,毕竟这可要省力得多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想要改变这一切。你会跟我一道的对吧,声波?”

 

       声波撸得手都酸了,他思索着怎么说服震天威叫他自己来,没有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

       对方早就习惯了他的沉默寡言,自顾自地说下去。他的话语里折射出一整个崭新的世界,那里人人平等,自由安宁,阶位被僭越,等级被颠覆,暴政被倾轧,光辉重现,塞伯坦高悬宇宙中心,昔日无上的荣耀再一次亮彻银河系。

 


       现在是最为艰难的时代,流落地球,群敌环伺,步步危机,但威震天还在,所以他分明看见蓝图正徐徐展开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会跟我一道的对吧,声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   当然会,我唯一的君王。


 

Fin.

评论(26)
热度(452)

© 一瓶江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