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上天要让我这种杀人狂热爱生活

[TFP-双波]论声波与逻辑的兼容性

摘要:五次震荡波发现声波很迷人。而这完全不合逻辑。


写给慕容桑@慕容,抱团取暖~!赶稿修罗期,说好的触手play和捆绑play再等等qaq 开拆前总忍不住扯一大堆别的。。


TFP背景,带威震天&声波友情向(第四部分),借了漫画中papa很残酷、一直不信任大波波的设定,以及大波拿小磁带做实验的情节~



<<<


1.


       第一次,这件事的发生突如其来。


       霸天虎们每隔几周就要聚众饮酒作乐,震荡波认为这不合逻辑。报应号上人员众多,一次浪费掉的能量便抵得上数日开采。


       他曾向威震天陛下提出过意见,对方哈哈一笑,反而劝他也加入进来。科学家直白地拒绝了,君王并没有在意,只是潇洒地扬了扬酒杯。红蜘蛛立马为他满上高纯,对震荡波抛来一个充满恶意的假笑。


       震荡波默默地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报应号上阴森而寒冷,他一路迈过主控制室、能量储藏室、作战会议室、分析室……步履震动,背后铰链低沉作响,如在黑暗中巡视领地的兽王。


       不远处蓦然有细微的音响炸起,游荡的巨兽猛地停下脚步,猩红独眼缓缓转向斜前方的情报控制室。


       他尖尖的音频接收器动了动,幽亮紫光映入微闪的光镜。震荡波又往前走了几步,侧头朝房间里看去。


       门敞开着。


       他看见了声波。


       情报官坐在控制台前,单手撑头,修长的手指在投影屏前点击、拖拽、飞速移动。震荡波正对着他的侧影,看到光线流畅地披落,在声波深蓝的机身上打下一层幽紫的锐光。


       他凝神分析了一会儿,确认对方并没有在工作,而是在调试音乐,把不同调子的歌曲整合在一起。震荡波知道,威震天送了声波很多唱片,都是君王派量产机们不知从哪儿抢过来的,毕竟情报官喜欢一切有节奏的东西并不是个秘密。


       而现在,声波在情报室里无所顾忌地摆弄这些,这让震荡波有点吃惊。蓝色机体在他的逻辑回路中无疑是工作狂的类型,哪怕此时的确是全员休闲时间,但……


       电子乐尖锐碰撞,掀起利刃城凶狠厉烈的风声。漆黑的面罩上波纹起落如闪电,脊背弓起,护刺寒光微闪,而声波显然乐在其中。


       冷淡禁欲而又随心所欲,有点诡异的……


       令人着迷。





2.


       第二次依旧是个巧合。


       那天,他需要一些活体用作实验。报应号上杂兵一抓一大把,但满足特定条件的便少之又少了。震荡波不想一个一个去试,要全盘掌握潜在实验对象的各项身体数据,最快捷也最符合逻辑的方法,就是找声波要。


      出于某种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,科学家联通内线后并没有等待回复,而是直接去拜访了情报室。


       门开着,他便不客气地迈了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巨大光屏上一张相片立即映入光镜。震荡波愣了愣,看着声波在下一秒把它关掉。但紫色机体的视觉线路下意识地抓取、成像、输入中央处理器分析,然后又是一怔。


       照片显示了一个房间,地板上铺满了玩具、电子游戏数据板和毛绒绒的巨狰狞玩偶。几本漫画书到处乱扔,封面上被画得乱七八糟,软金属地毯上也全是涂鸦。震荡波的CPU告知他,这是百万年前声波在塞伯坦的居所,而造成这一混乱局面的显然不是情报官本人。紫色坦克还注意到屋子角落里躺着一辆卡车模型,上面遍布着爪痕,显然,声波的迷你军团也延续了自家老大对擎天柱的厌恶。


       震荡波微微有点疑惑,但他没有询问,而是径直向情报官陈述自己的需求。声音不带感情,像冰块与水的撞击,带着冰冷的金属质感。


       “声波,我需要一些船员配合实验。条件:材质为E级金属、静止生物频率远低于或高于正常赫兹、抗压能力达到A等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声波一动不动,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。激光鸟今天一反常态地没有扣在他的胸前,而是栖在修长的手指旁。情报官一下一下抚着她的翅尖,周身线条冷硬而不近人情,动作却几可称得上轻柔。鸟儿发出舒适的轻喃,啄了啄他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科学家止住了话音。


       他蓦然意识到,深蓝机体在以这种近乎怠慢的态度表示,他不会在实验材料上给他提供任何帮助。从相片到激光鸟,也许都是声波故意做给他看的,意在向他提醒……


       迷乱与轰隆隆。


       震荡波不做无谓的尝试,直接转身走了出去。逻辑回路自动运转,勉强分析出原因——那对双胞胎在声波心目中的分量,远比他精准估算的要重得多。哪怕后来震荡波收了手,哪怕两个迷你金刚最后的消失与他并无关系,情报官无声的怒火历经百万年仍未消退。


      毫无逻辑……震荡波亲自去挑实验对象时想。他见过声波审讯俘虏,手段之可怖连威震天都看不下去。但为了一对失联已久的间谍宠物,他竟然……


       这让科学家的处理器有种奇异的眩晕。





3.


#我也不知道敏感词在哪里qaq





4.


        震荡波静静地站在甲板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报应号破云穿行,似一条黑暗的巨龙。头顶群星盛大而璀璨,牵着湿意的风拂过厚重的机甲,轻柔如歌,是数百年来未曾感受到的温和。震荡波从不在意过去,他只着眼未来,但此情此景还是在他空荡荡的感情模块处,激起了一点儿空虚的电荷。
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在接近,尽管脚步声很轻,科学家依旧敏锐地捕捉到了。他转过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声波。


        震荡波有点儿讶异。他注视着情报官走近,立在他身旁,湿润的夜色似乎模糊了对方过于锋利的边缘,显出一种虚幻的冰冷温柔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过去的好时光。”他听到有谁在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声波讶异地侧头,漆黑面罩对着他,震荡波才发现,这话居然出自自己的发声器。
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他们成功破译了汽车人的传讯密匙,截获了擎天柱下一步的行动计划。威震天非常高兴,奖励了此次行动最大的功臣——声波与震荡波——一人几大瓶高纯。在君王的虎视眈眈下,震荡波不得已喝了几杯,随即便找了借口告退。再高纯度的能量理论上对科学家都无法造成影响,但看起来,似乎还是带来了一点……难得柔软的情绪。


        可以称之为情绪……吗?


        远处的星火,长河般从视野里流过,夜光与月色,收纳在迎面的风里,过往的好时光飘渺得像一个遥远的梦。


        好时光里威震天给他们看自己新写的诗,有的信笔挥洒意兴勃发,有的无病呻吟伤春悲秋。好时光里尚未完成改造的深蓝装甲车与银色坦克练习过招,而震荡波负责用逻辑推算出防御最优解。好时光里科学家帮威震天检查战损,声波盯着他,激光鸟啾啾叫着啄震荡波动来动去的音频接收器。


       好时光里单纯执拗的档案管理员自铁堡远道而来,就自上而下的温和改良与自下而上的暴力变革同角斗士争论不休,他坚信改变可以由言论推进,而威震天反驳自由只能靠行动挣临。好时光里轰隆隆趴在屋顶上呼呼大睡,机器狗把头埋在爪子里,声波和震荡波并肩站在两位尚且青涩的未来领袖身后,注视着一方恼火地叹气,而另一方大笑着拍友人的肩膀,你来我往间针锋相对而又兴致盎然。


        好时光里风声雷动,好时光里风云叠卷。好时光里他们因共同的信仰济济一堂,好时光里他们振臂高呼自己的理想。好时光里他们将众多有感知生命体聚集起来,作出的一切决定不再庸从集体利益,而是惠泽每一位个体。好时光里他们一同追随那位本没有名姓的角斗士,簇拥那位以堕落金刚自名的天生王者,所有人都曾是无名之辈,而塞伯坦必将东山再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The good old days.”震荡波的声音又说,但这次更加低哑,掺了电流的嘶嘶尾音。科学家回头,刚好捕捉到情报官面罩上最后弹起一缕音频的波纹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记起,对方是读心者,刚才的思绪大概已尽数收入了“普神的耳朵”……震荡波难得有了点儿可归类为窘迫的感受——大概是今晚喝多了酒,而月色又太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夜渐渐退去,星星却越发绮丽灿烂,光影沉沉,情报官的面罩升起了一寸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回震荡波是真的吃惊了。他的逻辑回路有点打结,眼睁睁注视着薄而流畅的唇线微微显露,然后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露出了一个很快的微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震荡波也零星见声波“笑”过,情报官以为没人注意时,面罩上会闪过类似于笑脸的符号,基本是由于审讯俘虏、出色表现得到君王赞赏、胆敢威胁他的人反被他胁迫、战争取得他认为满意的阶段胜利……等等等等。但这次不同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干脆利落、真心实意的笑容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在静默中站了一会儿,声波的面罩重新落下,漆黑屏幕仰起,映出远方万里奔腾的霞和不灭遥迢的星。


        眩晕感再次泛上来,而震荡波知道,这不是出于醉酒的原因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亦不能理解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这究竟是什么。




TBC.




Notes:


进展好慢啊我都要替他们急死了!漫画没补完,还不太清楚双波的箭头在哪里,会写这对纯粹是因为两个人我都爱得不行超想做点什么QuQ 希望盆友们来安利我一下!应该还有5和一个+1,为了赶七夕以后补……大概就是床总强行红娘,然后他们疯狂地干了起来


评论(18)
热度(425)

© 一瓶江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