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上天要让我这种杀人狂热爱生活

[蜘蛛侠-虫铁无差]聚会(嘘,这可是秘密的!) 〖轻松向一发完〗

「TRANSLATION」#(Secret) Meeting Like This by BlackEyedGirl


摘要:


       那道模糊的影子显出了身形,原来是个男孩儿,穿着红蓝相间的紧身衣,转过带着头套的脸,冲托尼欢快地龇牙咧嘴。



分级:辅导级


警告/注释:


※超萌的一篇文!Tag下点赞最多的一篇,之前有朋友翻译到一半就终止了,要授权重翻~作者还没有回复,若有不妥会删除


※写于2012年,所以故事线与《归来》有不符是肯定的> < 但令人震惊的是,一些台词与情节居然神秘撞上了!!总之我觉得这篇很行,可爱的同时不缺乏深度,希望各位也能喜欢~




<<<


       飞跃纽约上空可比表面上困难多了。盔甲固然能保护他别撞上什么东西,但这座城市到处是突如其来的拐角,要么是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建筑工地,所以,在鳞次栉比间找到条好通道简直难得惊人。


       托尼从小就不怎么待在纽约,但这一阵他大概要常驻史塔克大厦了(一阵他也还不清楚)。在飞回去的路上,他看到一个人掉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从这个距离只能看见一条黑影,在高楼大厦间飞速下坠。托尼赶紧提速,等接近的时候却发现,那人正在半空中改变方向。


       模糊的影子逐渐显出了身形,原来是个男孩儿,穿着红蓝相间的紧身衣,转过带着头套的脸,冲托尼欢快地龇牙咧嘴。“嘿,我在这儿可有通行权!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垂直上升,“嗨。抱歉。还以为你在跳楼。坠楼。总之不是……”他瞥见了把这人粘在两栋楼之间的细丝,“你是蜘蛛侠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暴露了?是不是因为这网?该死,难怪那些坏蛋总能一眼认出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看不见头套底下的脸,但对那语气可相当熟悉。他露齿回了个微笑。“这我可不清楚,”他说,“反正我在试着低调行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大笑起来。“是啊,听说今秋所有的新闻发布会都是那些谦逊英雄召开的呢。”一声尖叫从下方遥遥传来,蜘蛛侠低下头。“该我出场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你自个儿能行吗?”


       “一出酒店抢劫案而已。要在本地我还让外地人帮忙,会被笑死的,”他往上窜了二十英尺,然后喊道,“但还是谢谢啦!”




<<<


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不能再这样碰面了,”蜘蛛侠掠过他身边,冲那两栖动物警惕的眼睛射出一团蛛丝。


      托尼对另一只青蛙射了记掌心炮,那玩意儿跳得奇高给避开了。“你就这点本事?”


       “我承认我没发挥出最佳实力。你那伙计把我给吓坏了。我觉得他想吃我。他们吃蜘蛛,你总归知道的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你完全可以晃过去装没看见的。我们自己能处理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你看不见我的眉毛,但我可以告诉你,它们正挑起来,作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有谁在托尼耳边的通讯器里咳嗽一声。托尼环顾四周,给大家做介绍。“复仇者同僚们,这是蜘蛛侠。蜘蛛侠,这是复仇者。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绕着灯柱飞快地转了一圈,“很高兴见到你们。”


       史蒂夫往街对面飞出盾牌,一下子干掉了一大票青蛙。他又用三根手指做他那个致敬——还是问好的小动作。“我也很高兴。”


      寇森在通讯器里发问,“史塔克,你对蜘蛛侠了解多少?我们不能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“等等,前一秒弗瑞还说什么‘更广阔宇宙的一部分’,下一秒我连跟陌生人讲话都不让了?然后你又寻思,我为什么不明白你们要我干嘛——啊!”倒不是说这些青蛙难对付,主要是它们人多势众,还又百折不挠。托尔把其中一个锤到地上,结果它当即跳起来就继续攻击,血淋淋地干那些——反正是些大青蛙会干的事。“嘿,这真不是什么传说中的天灾吗?我们是不是该注意一下?”


       “你就在关心这个?”娜塔莎问。她一脚踹中青蛙的喉咙,在托尼遇到这伙人前他从未见过这种事。娜塔莎轻盈落地,“就世界末日而言,我们见过比青蛙更糟糕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没错,”托尼赞同,“但等哈德森公司也完蛋了,希望到时候有人提醒我我是对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我会去跟报社讲的,”蜘蛛侠越过托尼,依次弹跳过神盾局吉普车、直升机和防爆盾牌上。他把被击倒的青蛙捆到一起,扔到马路中央。“蛛丝能坚持一个小时,在那之前我会把它们弄走。神盾局有没有景观池塘?没有的话,我倒是知道好几家专门接待巨人的法式餐厅。我打赌这些东西能卖个好价钱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这方面就交给我们吧,”托尼干巴巴地说,“不过,谢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耸耸肩,他很瘦,托尼能看见他肩膀处的肌肉在微微鼓动。“多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是不错。没别的事了吧?我还有个会议要逃呢。小蜘蛛,”他点点头,“多谢拔刀相助。你看,我们让你帮忙的时候也没说什么外地人之类的话吧?以后来转转,我请你喝啤酒。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靠在灯柱上,倒吊着打量托尼,“噢好,我下次荡到斯塔克大厦接你行吗?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耸耸肩,“随你喜欢。”




<<<


       他没料到蜘蛛侠会直接从窗户里飞进来。


       托尼把手举到胸口,“天哪,下次提前预警好不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克林特从客厅探出头来,“到底是坏蛋入侵还是你又在毫无理由地尖叫了?噢,嘿,你的蜘蛛小朋友。”他看了看蜘蛛侠,“别理托尼,他对自己的安保系统有种变态的痴迷,贾维斯没因为你响警报,估计要有大麻烦。托尼也不想想,他自个儿才是那个乱开窗户的家伙。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打断了他。“克林特,你即将失去进入史塔克大厦的资格。你跟史蒂夫不是在玩什么X-Box射击玩意儿吗?是不是今天出任务的时候还没被射够啊?”



       克林特点点头,“好吧,等下次你大喊大叫要人救命,我就不来帮忙了。”他走回了客厅,却不关门。这就是他们在这儿永远无法拥有隐私的原因。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垂下头。“对不起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你就不能敲敲?”托尼问。


       “敲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“算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随便了。我知道你之前说转转什么的是在开玩笑,但我就是忍不住想来溜溜。我把相机留家里了,我发誓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这倒随便,只要你别晒到Facebook上就行。还有,我说请喝酒可不是开玩笑。有想去的地方吗?我可以带你飞,午夜前大概能到比利时。”


       他大笑。“我明早要上班呢,但还是谢啦。另外,我自己会飞。”


       克林特的声音从另一个房间飘过来,“要是他肯对我这么说,那我真是受宠若惊了。当我们真心需要的时候,他总要叽叽歪歪。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吼回去,“我可不是你的私人飞机!”


       “我当时从四十九楼摔下来了!”


       “怪我咯?”


       史蒂夫备受折磨地长叹一声。“托尼。克林特。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歪歪头,“我是不是该走了?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把他瞪得又坐下了,“你就待在这儿。我说过会带你出去喝酒,但你……你确定要穿着制服去泡吧?”实际上,托尼本人就干过穿盔甲去酒吧的事,但一般人都不觉得这是精神健康的表现。


       “秘密身份,”蜘蛛侠提醒他,“你没有,别人还有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耸耸肩,“好吧。反正我们这儿就有很多酒。”他怀疑地斜了眼蜘蛛侠,“我猜你真过了合法饮酒年龄?”




<<<


       托尼觉得大多数人都极其无聊。但蜘蛛侠绝对不在其列。倒不是因为他的秘密身份——一堆神盾局的人跟托尼打交道时都没用真名。很多同事的正脸托尼也没见过,蜘蛛侠并不是唯一一个(但他真心希望弗瑞知道,那些航母电话会议的另一头究竟是谁。)


       秘密身份不妨碍他们的小聚会,只是让托尼极度好奇,这可把那孩子急坏了。“孩子”还是个笼统的称呼,但他能确定蜘蛛侠的年纪“比我小,不过可以喝酒”。


       “肯定有人知道啊,”托尼说。


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肯定?”蜘蛛侠问,坐到布鲁斯实验桌前一张小凳子上。“来把螺丝刀。”他举起一个闪电型的东西,然后戳了戳手臂上一个蛛丝发射器。托尼觉得他们的怪人展览室越发猎奇了。蜘蛛侠开口,“不像你们那样有组织。我自己单干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是吗?那谁来做这些技术活儿?”托尼指指蛛丝发射器。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扭头看他,“我来做。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消化了一会儿,“天哪,你是个技术宅。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瞪他一眼,头套上的大眼睛显得更胁迫了。“所以呢?你是技术宅,班纳博士也是技术宅。你没你们想象的那么酷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叫我布鲁斯就好,”布鲁斯淡定地说。


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!”托尼不太淡定地说,“所以这太赞了!来来来,看这个,”他抓住蜘蛛侠覆着弹性布料的胳膊。这孩子估计也亲自设计了这个:够纤薄,但足能传导力量。不止是反应快,蜘蛛侠竟还很有科学头脑。托尼很久没有对某人这么上心了。


       “我又不是什么PhD之类的,”蜘蛛侠半推半就地说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你设计了蛛丝发射器,毕竟能徒手攀爬几百层的玻璃高楼已经无法满足你了。技术宅组织欢迎你。现在过来,看看这个。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和布鲁斯已经花了好几周分析这组数据。他需要一个新视角,现在他有了。尽管今天遇到了会自体发电的坏蛋,但总体收获还不错。他就知道自己喜欢这孩子一定是有原因的。




<<<


       有时候托尼会觉得无聊。


       好吧,托尼总觉得很无聊。


       其实有很多事可以做,但如果他又自个儿去找军火贩子,史蒂夫会失望。一个人每月最多只能承受一次美国队长的失望,托尼已经用完份额了。他也不能跟别人说这个事,因为大家会加深误会,觉得他俩关系开始变好了——搞得像史蒂夫发愁的话托尼会在乎似的。托尼就不该跟这团队有过多的牵扯。


       他走到楼顶,盔甲升起罩上身体。托尼一跃而下,整座城市在脚下化为幻影。他喜欢于夜色中穿行。他喜欢灯火通明。


       显示屏跳了跳——道路监视器发现异状。托尼转变了方向。


       只要想,托尼就能做到无声无息;他一直在研究升级盔甲的潜行功能。托尼停住了,在两栋楼远的地方,蜘蛛侠正高效地花式解决六个街头混混。他出手凌厉,仿佛生而为一名战士,但托尼在大厦里见过这孩子的动作——他不总是这样的。他有时会缩起身体,好像习惯了被推来搡去。但他现在于空中旋转,踢出,扭身躲避。蛛丝射出,角度刁钻,眨眼间已把六个被缴械的暴徒捆在了路边。托尼悄悄拨通了附近的街道派出所。


       他飞到蜘蛛侠旁边。“你知道,这种事有警察来管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是吗?那你们干的事还有安理会来管呢。你们会就此驻足不前吗?”


   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那就是了,”他叹气,跃到空中。托尼跟上去的时候他也没加速甩开。“你们干的是大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不怎么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“很酷。我没能力打倒那些半神。但如果你——如果你看到那种事,你不能就这么走开——或者对我们这种人来说,飞开。会后悔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相信我,孩子,”托尼说,“我明白。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在空中转身,往后射出蛛丝并倒飞,方便他瞪托尼,“我不是什么孩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可你比我小,”托尼说,他至少能确定这点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你们所有队员都比你小!”


       “嘿。这么说让我很痛苦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真相总是让人痛苦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喂你就不能——”他们落在另一个房顶上。托尼弹开面罩,“你要明白,神盾局的人可能已经知道了。秘密身份对他们来说并不意味着什么。他们只在乎自己在懵懂大众前的秘密身份。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耸耸肩,“我很擅长隐蔽。附带技能之一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走着瞧,”托尼真的想看看这孩子摘下头套的样子。蜘蛛面罩滴水不漏,包括身份和面容。


       所以当蜘蛛侠把指尖伸到面罩下,把它撩起来——只是一点点时,托尼完全没有任何准备。他瞧见了窄窄的下巴和淡粉的嘴唇,抿得很严肃,然后戴着手套的手指握住托尼的下巴,再然后是一个吻。


       这个吻只持续了十秒钟左右。托尼还没来得及大声说句“什么?”,蜘蛛侠就跃下大楼,迅速溜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托尼回到大厦的时候,布鲁斯正待在实验室里。他看着托尼,“告诉我,你非常确定他不是十六岁,或者不是什么超级大反派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,他满十六岁了。十六岁的孩子才不会——算了。我也差不多确定他不是个大反派。好吧。不,就这样。他是个狡猾的小混蛋,我还确信他指不定觉得自己比我会玩多了,但他不是什么坏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布鲁斯的唇角翘了起来。“所以你这个小男朋友还不是最糟的呢。”




<<<


       其他人则没这么肯定了。如果托尼真做了他们心里想的那些事,他倒不介意跟这群外表性感实则总爱乱评判的人住在一起。他有一个多礼拜没见过蜘蛛侠了,即使他们见了面,托尼也怀疑,跟一个没见过正脸的人来一段风流韵事究竟合不合理。托尼没打算否认,他其实想过这件事。


       警报嗡嗡地响起来。托尼抬起头,“贾维斯?”


       “Sir,您家小生正挂在主厅的窗外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谁给你看言情小说了?我家小生。你现在也来调侃我了?等等——什么?他挂在窗外?”


       “他似乎很悲痛。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跑进主厅,“打开那该死的窗!”他伸手抱住蜘蛛侠的腰,把他拖了进来。“你准备在外面待一整晚吗?”


       “你说过不许我直接荡进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,我只是让你敲……你在流血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是啊。我刚才在附近,觉得你应该会有创可贴什么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他侧脸上有一道伤口,那儿的面罩裂开了。他一头棕发。有什么玩意儿试过在他胸口开个洞。托尼问,“你怎么还能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“你就没带着一两根碎肋骨飞回来过吗?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将这些抛之脑后。“贾维斯!我们这儿有急救包的对吧?”他盯着蜘蛛侠,“我该送你去医院。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轻笑一声,“我要说多少次‘秘密身份’你才记得住?”


       “听着,我可以付封口费,好吗?对于付钱我还是很擅长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我很好。只想包扎一下然后回家,我担心——”他停下了。


       托尼没有追问。“贾维斯!”


       娜塔莎拿着个箱子走进厨房,“你好,”她拆开纱布和绷带,然后是一套缝合针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该怎么用这些吗?”托尼问。


       娜塔莎瞪他。“托尼。我相当确定这座楼里每个人都比你懂野战医疗,所以让我来吧,好吗?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却盯着蜘蛛侠。“还有你,你他妈干了什么被砍成这样?幸亏你没半路就流血而死。”但还是有很多血。“你确定我不用买家医院给你?要么至少买几个医生?娜塔莎当然会搞这些,但如果伤口感染了或者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开口。“我愈合得很快。我还以为你早就习惯了,毕竟你整天跟这帮家伙混在一起。”


       娜塔莎随手就把皮肤缝到一起,托尼瑟缩了一下,“是见过很多,但还没习惯。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扭头直视托尼。“没事的,这种事儿经常发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好吧那是因为你披层紧身衣就出门打坏人了。我该给你做点什么装备。我可以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“托尼,”蜘蛛侠尖锐地打断了他,“不用。现在这些就很好。谢谢你。我需要——做我该做的,我需要保持现状。如果这意味着我要时不时受点伤,那就受着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我是说真的,”托尼坚持道,“我们两个可以做出点什么真正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“不。不要。”


       娜塔莎拍拍蜘蛛侠的肩膀,“成功。尽量别让伤口沾水。我要去睡觉了。”她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托尼,走出房间。


       托尼在桌上敲手指。他开始整理急救包。“那好吧。所以我们是在逃避这个接吻的事情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谁逃避了?”


       “三秒钟后你就跑了,并再也没出现过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我以为,你真心要找我的话总会找到的。对吗?”


       说完他就从桌边站起来,再次跃出窗外。托尼开始怀疑他们永远也没法像正常人一样,好好结束一次对话。那也情有可原,毕竟他们本就不是常人。




<<<


       他发现蜘蛛侠在看《号角日报》。托尼还不知道他是个受虐狂——那家编辑真是恨透这孩子了。当然了编辑先生也不怎么喜欢复仇者,但对蜘蛛侠似乎有种莫名的仇视。


       托尼抽走报纸翻了一阵,找到八卦版块,“来让我安个心。”


       那是一张照片,托尼发起的一场慈善晚会,(反正是托尼出的经费,然后放任佩珀和她越来越多的小走狗去承包。)上面有几个复仇者和别的乱七八糟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托尼开口,“没问你细节。就一个大概。这张照片里跟你年龄最接近的人是谁?指一下,这样我就不用去揍克林特了——倒不是说我干不过他,但他同娜塔莎一起对我混合双打。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大笑。他仔细看了会儿照片,然后说,“我猜我比她大点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他指了达西,真他妈谢天谢地。当然比起托尼来说还是小得足以拉警钟,但克林特这下绝对没理由跟他谈人生了。


       “这很重要吗?”蜘蛛侠问。


       “不是,”托尼说,“我只是喜欢了解事情。你也能从那些小报上全方位了解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这可没有,”他说,“我非常艰难才摸清你那些怪癖。说真的,你那个什么手的事情?”


       “是不能从别人手里接,”托尼纠正他,“自有原因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人,”蜘蛛侠说,“而这怪人名单可相当长。”他敲敲钢铁侠的面罩,那种常见的“不管怎么说我要吻你啦”的信号。所以托尼觉得这不全是坏事。





<<<


       这一次,至少,他接到了一个电话。或者说他们接到了一个电话。管他呢。


       史蒂夫说:“有情况。”


       那听起来不妙。更糟的是,神盾局用的词越委婉,那就……“……行,”托尼说,“什么情况?”


       “寇森说,有人试图抢劫银行,事情似乎失去了控制。大概是某人穿墙而过?现在已经有数栋建筑物坍塌了。“史蒂夫顿了顿,“他还说蜘蛛侠在那里。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迎上史蒂夫的视线。“看样子他能帮上点忙?”


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们也要去,对吧?”


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托尼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尔说:“托尼和我合伙能更快地办成这事。”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,“我们必须赶去帮助我们的蛛形纲朋友。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摇摇头。“他大概不太会满意蛛形纲的说法。之前我们就‘博客’这个词讨论了三个小时梦享与高速宽带之间的差异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托尼,”史蒂夫说。


       “行行行,我们走。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不太确定,他跟托尔是不是被当成了大杀招还是什么。别的人很快会坐直升机抵达,那他俩现在得做点什么。不只是因为蜘蛛侠在这儿,而是因为托尼不想让他独自在这儿。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正拼命撑着银行的外墙,好让它不砸下来压住恐慌的人群。托尼说:“我能把它炸成小碎片,或者我也能帮你一起撑,等疏散平民再说。我很确定它没法复原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特殊的织网技巧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但除非你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“你只要撑住墙然后别讲话就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花了不小的力气去做这件事。蜘蛛侠化为一道模糊的影子,围着他走来,在他身边飞来绕去,织补裂缝。托尼放手,有点犹豫,墙支住了。蜘蛛侠比了个胜利的手势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个荒诞的人类,”托尼说,“蜘蛛人类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行啊,但墙稳了。现在我们就等着雷神和美国队长处理那把能融化物质的怪枪,然后我们就能回家啦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快闪。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闪了;托尼冲那名持枪男子开火。在美队加入战局之前,他的枪看起来就不行了。现在它射着火花,平均扣三次能发一枚子弹。这玩意儿能坚持到现在的唯一原因是,复仇者们顾忌周围的平民,还有不断成片消失的建筑物。他的两名同伙还拿着黑色的现金袋——竟不过是一场银行抢劫。托尼猜,他们现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:事情有点走偏,然后一发不可收拾。人们应当知道什么时候该放弃。对这句箴言,托尼自己也没能完全贯彻,但当美国队长盯着你看的时候,鲜少有人能坚持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“班纳,你在附近吗?”托尼联通线路,“研究出那玩意儿是什么情况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传送,也不是分解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真棒。妙极了。现在我们知道它不是什么了,那它到底是什么呢?”


       “对物质连接处有恶性影响。他们显然就是利用这个穿墙的。用网捆住不是个坏主意——蛛网的结构有助于消除最坏的情况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瞧?”蜘蛛侠说,“布鲁斯觉得这主意很赞。”


       美队似乎无视了这小剧场,直勾勾地盯着持枪男。“很好。现在,把武器缓缓放下。很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寇森喊:“好吧,我们来做清理工作。还有把这个东西移交班纳博士的实验室。”他专门为托尼加了一句,“如果它搞没了你的大厦,都算在你们两个的头上。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碰碰托尼的手臂。“记得告诉他们,这网只能坚持一小时。要不然银行只会再塌一次,那这天就白忙活了。”他从托尼身边闪开,冲向了最近的小巷。


       托尼跟上他。“天,你比我好不精此道,是不是?”(他接通寇森:“蛛网不是什么永久的建筑材料,你还有四十五分钟。”)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回头喊,“不精于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“集体行动。多待一会儿,你估计会发现这还不赖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不用啦谢谢。但我真不适合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试试才知道嘛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他们也是这么劝人嗑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这跟叶子可没关系。关键是——”蜘蛛侠绕过转角,消失了。“你今天做得很棒,我们都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不意味着我总要这样,”蜘蛛侠喊道。托尼也绕了过去。“当然偶尔干一次也不错。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挂在几块花哨的砖砌下面,一只脚踩倒着踩在自己头上。托尼说:“看起来不太舒服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另一个蜘蛛绝活。我超柔韧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如果这是个邀请,那没必要。不过这条信息还挺有用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托尼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?”


       “你能不能关掉你那些监控,还是说神盾局监听了所有频道?”


       托尼嗤了一声。“拜托。我会让他们这么干?好吧,我关掉了通讯。怎么?打算再给我展示些蜘蛛把戏?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跃了起来,半空一扭,突然黏到了托尼的盔甲上。他轻轻踩在装甲足尖,就像这毫不费力一样。托尼不想动,怕把他抖下去,尽管他不确定自己能一不小心就办到这点。蜘蛛侠盯着他。“通话时别这么喊,否则我就——话说你平时都用代号呼叫,对吗?”


       “当然,大部分时候是这样。寇森对这点相当坚持。其他人身份又不像我这样公开,就算他们想——问这个干嘛?”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向后退了点,距离足以让托尼下意识抓住他。他的铁手指抓住了蜘蛛侠的细指尖,手掌相压,脉搏相贴。


       蜘蛛侠笑了,尽管面罩上并没有嘴。他说,“彼得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托尼问。


       “不是全名,或者说还不是,但不管怎么说——彼得。我是彼得。”他放开托尼的手,然后转身跃进了摩天大楼的空隙间。


       托尼咀嚼着这个名字,在脑海中反复回味。彼得。这就对了。




Fin.




大概可以看作小蜘蛛大学才和托尼碰面的AU 也就是没有内战AU_(:зゝ∠)_那个“你们做大事,但小人物也需要帮助”,还有坏人用怪奇武器抢银行什么的……好莱坞编剧爱看AO3找灵感的传闻到底是不是真的

评论(1)
热度(337)

© 一瓶江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