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上天要让我这种杀人狂热爱生活

[HP-德哈]温柔的崩塌 04

警告:小虐+大大大大大狗血


哈利终于见到了德拉科……还有阿斯托利亚



简介和其他预警见前文:【1】     【2】     【3】







【4】德拉科·马尔福:猜疑者



<<<



        家养小精灵“嘭”地一声出现时,德拉科刚把信件丢进熊熊燃烧的壁炉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再沉重的文字,落在纸页上也如此轻盈,再一点点柔顺地熔成灰烬。炉火噼啪,散发出温暖的焦木味道,橘黄的火光映出窗外细密的雨脚。德拉科坐在沙发里,端着茶杯,另一手拿起今天的《预言家日报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大战之后,一切清算,最重要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:巫师与普通麻瓜的关系。从格林德沃时代到伏地魔时代,魔法世界像刚学会走路的小孩,没完没了地东倒西歪,从一个起点滑到另一个尽头。归零的新世界崭新亮丽,但是慢慢地,通货膨胀,矛盾频发,利益侵蚀……重新划分,重新排列,再重新回到当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和阿斯托利亚聊过几次这问题——好吧,一想到她,德拉科就忍不住翻翻眼睛。金发姑娘又和家里吵了一架,已经在马尔福庄园躲两个星期了。当然,这也无可厚非——她早晚要彻底搬进来,成为马尔福夫人的。他们会拥有完美的婚姻,德拉科告诉自己,就是这样。她聪慧得体,从不毛手毛脚;她识得时务,绝不莽撞行事;她自由独立,不需要一堆粉丝前呼后拥;她偶尔有些叛逆,但也不会自高自大、出口伤人。她比某个人——每个人,都要好太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有点出神,所以家养小精灵突然出现的时候,他差点把茶杯打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Giggle!”德拉科怒喝,“你干什么呢你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精灵深深地鞠躬,长长的鼻子差点戳到地下。“对,对不起,德拉科主人!”她尖声尖气地说,皱巴巴的小手紧张地纠着身上的金丝绒绣花茶巾(马尔福的东西当然都要最好的),“有,有人找您!少爷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说多少遍你才能记住,傻东西,我不会客!”德拉科恼火地说。他抽出魔杖指着自己,念了句“清理一新”,但这该死的新魔杖有点不太好使。其结果就是他的衣服更完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德拉科主人,先生!”小精灵又尖叫道,凑过来试图帮他整理领口,但德拉科无情地把她挡开了。“是哈利·波特先生,主人,少爷!他说有很要紧的事要跟您谈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擦拭衣袖的动作瞬间停止了。寒意爬上了他的脊背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就他一个?不是带着几百个人马,包抄了马尔福庄园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主人,先生!只有哈利·波特在前门!是伟大的哈——利……”小精灵激动地说,有点语无伦次,但后面几个字被德拉科瞪了回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一个好消息。他有些焦躁地站起身,预演了几个姿势,再大步走向前门。在他能更好地反复确认——自己是否足够昂首挺胸前,咯咯已经飞快地把门拉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梅林啊,波特的粉丝真是无处不在,居然已经潜伏到他家里来了!这该死的吃里扒外的家养小精灵——咯咯,Giggle!这名字也够蠢的,究竟怎样的父母才会给孩子起这种名字?如果家养小精灵也有父母的话。见鬼,他在想什么,他可不愿意细想家养小精灵繁殖的事情,呕!

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德拉科之所以在这儿绕圈子是因为,他不想看着波特。虽然他低头怒视咯咯的时候,可以感觉到波特的视线正紧盯在自己脸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加油德拉科,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,不就是直视波特的疤脸么,虽然的确丑了点儿……但没什么做不到的!

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缓慢地抬起头,同时用余光迅速确认,周围确实没有傲罗埋伏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心底松了口气,同时露出一个标准的假笑,借助身高优势微微俯视,慢条斯理地对上了波特的眼神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波特很糟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暴雨之中他无所遮蔽,浑身湿透,鲜红的傲罗制服紧紧贴在身上,漆黑的头发和夜色一体,一缕缕黏在苍白的额前。雨珠猛烈狂落,连天扯地,雨水在他的肩膀上溅开一阵迷蒙的雾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一时间有些失语。



        波特没有要求进去。德拉科顺着他的目光,低头看向自己凌乱的衣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想为自己些微的狼狈而恼火,但他无力,因为波特才是更加难堪的那个。一瞬间德拉科脑海中谨慎应对、防止中计的自我提醒都没了,他只想揪住波特问这是干嘛?他想怎么样?他为什么又要出现在德拉科面前?他自己说的再也不见不是吗?他有病吧?……他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往后退了一步。波特跨过了门槛,玄关处昂贵的地毯顿时被浇得透湿。



        波特没费心把自己弄干净,只是摘下眼镜拿在手里,胡乱抹了把脸。他的脸色白得吓人,疲惫得像是几天几夜没合眼似的,德拉科可以看到他眼下触目惊心的黑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起来逊爆了,波特。”德拉科忍不住说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夸奖,马尔福。”波特回敬,绿眼睛在暗淡的灯光下依旧熠熠,激烈地闪着光。德拉科反而安下心来,这才像那个他感兴趣的(不,他不感兴趣)、富有生气的波特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什么事要劳烦您大驾呢?”德拉科问,把手抬起来,漫不经心地检查着自己修剪整齐的指甲。



        波特有些犹豫地拉了拉自己的制服,德拉科这才注意到他有多瘦。“我……”他又停下来,咬着嘴唇,脸上浮现可疑的红晕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靠在了门框上。波特冒着大雨,大晚上的究竟想做什么?看起来,他不像是要处理公务的样子,难道来叙旧不成?德拉科嘲讽地想,自他们别后三月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受控制地回想起一些碎片:欲念,渴求,汗水,光裸的皮肤,变味的呻吟,嘴唇,脊柱,疼痛,抚摸……极淡的香气,带有侵略意味,再渐渐褪色至透明。
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是再久以前。霍格沃茨时期。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……不,其实一切从未开始,一切从未发生,有的只是不敢对视的眼神,不能贴近的距离,然后一切就结束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在想起更多早该忘记的事之前及时刹车。“快说吧,”他熟练地运起轻蔑的语气,“我可没这个胆子,占用这么多英雄的时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说,”波特看起来有点恼怒,“听着,马尔福——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又一次停了下来,盯着德拉科的背后,眼睛慢慢地睁大了。德拉科不耐烦地转过身,看到阿斯托利亚走下楼梯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身上还穿着睡裙,睡眼朦胧,头发没打理好,套着一双小熊拖鞋。德拉科瞪着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是我的拖鞋,他用口型恶狠狠地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别这么小气,她也无声地回答,笑嘻嘻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气愤地回过头,发现波特还在直愣愣地盯着阿斯托利亚。看到美女就走不动路,你这乡巴佬,德拉科在心里大叫,快收起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傻死了!



        “波特,”德拉科硬邦邦地说,“介绍一下。这是我的未婚妻,阿斯托利亚·格林格拉斯。” 他刻意在“我的”上加重了语气,打定主意,要把波特的幻想掐灭在摇篮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波特在这儿,阿斯托里亚也有点惊讶的样子,但她掩饰得很好。走到他们两个身边的时候,她向波特伸出手背,等着波特吻它。但波特就像个第一次见识魔法的麻瓜一样,只是笨拙地盯着她的手看,脸都涨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真是个缺心眼的傻瓜。这样就被镇住了。白痴波特。



        阿斯托利亚笑了笑,露出两个酒窝。“很高兴见到你,波特先生,久仰大名。”她自然地放下手,伸出右手。波特愚蠢地握了握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未婚妻……?”波特干涩地说。他退后了一步。 

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清了清嗓子。他简直不敢相信,难道波特真的对阿斯托利亚一见钟情了?“是的。很显然,有些人需要清醒一下,”他严厉地说,虽然这语气听起来很嫉妒。不他不嫉妒。不,他当然嫉妒!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对他的女朋友有非分之想——



        波特摇摇头,他的脸色更苍白了,又往后退了几步。 

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。我不该来的。我——”令德拉科愤懑的是,波特还在盯着阿斯托利亚看。他不得不走上前去,把她挡在自己身后。波特像是被这动作惊醒了似的,他把手放在自己肚子上,猛地转过身,大步地走入无边的雨夜。彻底消失前他突然回头,一瞬间的眼神德拉科几乎以为他要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冰雹一样的雨珠砸下,天地间雨水和风,连成一片闪烁着晶光的长幕。



        幕布里波特的身影一闪,不见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……”德拉科轻声自语,“托莉,我们那天晚上见面的时候,你好像也对波特充满了兴趣,你们两个不会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病。”阿斯托利亚说,转身上了楼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……”德拉科语气轻轻,尾音冰冷。



        闪电从黑色的天空劈下,蓝光眨动,每一闪都带来一阵浑浊的狂风。雨势如倾。











—TBC.











A/N:



※我居然又日更了……


评论(36)
热度(521)

© 一瓶江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