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上天要让我这种杀人狂热爱生活

[HP-德哈]the Name on Your Forehead(一发完结,高甜预警!)

「RE-TRANSLATION」the Name on Your Forehead by Kiarawolf


摘要:


        韦斯莱双胞胎的新发明——恋恋闪光弹强势席卷霍格沃茨!中招之后,你暗恋对象的名字会大摇大摆地闪烁在你的额头上!嘛,哈利是首当其冲的倒霉鬼。一如既往。


分级:R


警告/注释:


※这篇实在太可爱了,有一位朋友翻译过,还没有翻完,但我入坑不久所以不知道…。在这里直接放了我译好的完整版,看过前文的朋友,可以直接翻到后面


※有很多意译。因为你懂的原因,只好每一章都附了外链,希望小天使们谅解!


 

—♬—


第一章 ♡ 魔药教室


本章摘要:


        马尔福眯起眼睛,停下脚步,离哈利只有一步之遥。“我可不指望你能理解,”他恶狠狠地说,“毕竟你的整张脸就是一个大型的失败法术,是不是啊,疤头?”


        哈利无视了他的侮辱,决定换个话题。“所以,那是谁的名字呢,马尔福?”他问。马尔福断开了视线连接,脸颊上腾起不太明显的红晕。“我打赌那名字一定很尴尬。麦格教授?庞弗雷夫人?还是你的父亲?”最后那个可能有点过头了,哈利想。但真的,他就是抵挡不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是关于马尔福,他总是抵挡不住。


~[Chapter 1 ♥ in the Potions Classroom]

 


—♬—


第二章 ♡ 变形教室


本章摘要:


       马尔福一字一顿,声音轻如耳语。“告诉我,你想让我做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”哈利咽了下口水,“我想要你吻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马尔福蓦然合上眼帘,一抹近似疼痛的神情从他脸上一掠而过,快得让哈利以为是错觉。接着,他微微倾身,侧过头,吻上哈利的唇瓣。


~[Chapter 2 ♥ in the Transfiguration Classroom]

 


—♬—


第三章 ♡ 大礼堂


本章摘要:


        迪安皱起眉。“我不知道是谁这么讲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哈利,谢谢你又成功地把我蒙在了鼓里。”罗恩插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——但这不对。我帮助弗雷德和乔治设计了这个,他们特意设定好了,只对浪漫情感起作用,没别的。”他和西莫交换了个眼神,哈利一点也不想搞明白那是什么意思。“我向你保证,性l吸引力、外表吸引力、感官吸引力——随便什么你叫得出名字的东西,都和额头上显现的名字无关。它只关乎爱情吸引。”


~[Chapter 3 ♥ in the Great Hall]

 


—♬—


第四章 亡灵女孩的盥洗室


~[Chapter 4 ♡ in the Ghosting Girl's Bathroom]


      “所以说,哥们儿,你是不是很期待今晚跟马尔福一起关禁闭啊?”在他们到大礼堂吃早饭的路上,罗恩打趣道。


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,”哈利说谎。他再次确认领带还在原地——一个霍格沃茨学生们已经形成本能的、强迫症似的动作。“赫敏,有没有什么不会伤害到我皮肤的蜇人咒?”


      她举起魔杖,又思索了一下。“啊,没有,很抱歉。不太清楚。”


      “哇,真新奇。”罗恩评论道,“要不我们把这件事记载下来吧?‘赫敏·格兰杰:我不知道。’天啊,我要把这句话裱起来,挂在客厅里。”


      “噢,闭嘴,罗恩。”赫敏咬着牙说。


      哈利呢,正一如既往地看着斯莱特林长桌。马尔福已经就着南瓜汁吃完了他的吐司……哈利看着布雷斯和潘西徒劳地往马尔福盘子里堆草莓、蓝莓和西瓜片……马尔福把那个盘子推开,拿起一个青苹果,旋风般冲出了大礼堂。


      “哈利,”赫敏重复了一遍,“你还好吧?我们刚刚问了你好几遍,要不要走。”


      “额,好,当然。我刚刚有点走神了,大概,”哈利喃喃道,抓起他的书包。


      “你最近一直心神不宁的,哈利。一切都——一切都还好吧?”当他们走出大礼堂时,赫敏问道。


      “是啊伙计,是不是关于你那……那个谜一样的女孩?”


      哈利皱起眉。“什么‘谜一样的女孩’?”


      罗恩给了他一个“你懂我也懂”的眼神。“你知道的,哥们儿,”他说,比了比哈利的额头。


      “我也怀疑跟那个吻了你的人有关,”赫敏赞同地说,“拜托了,你就不能告诉我们到底是谁吗?”


      哈利忍不住大笑起来。“你们真的想知道?”


      “当然!”他们一齐说。


      哈利脑子一热,拽着朋友们躲进了旁边的一个壁龛里。“藏着掖着不告诉你们的确有点儿怪,”哈利说,“但我感觉你们会理解我的拐弯抹角的。”


      壁龛里潮湿且昏暗,哈利伸手去够系带的时候,还不小心捣了罗恩一肘。快解开绳结的时候,哈利迟疑地停下了动作。“就算你们吓到精神失常,我也会原谅你们的,”他告诉他的朋友们,“当然这么说有点伪善,但是……”


      “哈利,”赫敏说,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。“不管那是谁,我们都不会嘲笑你的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更担心你们会呕吐,”哈利回答,抽开了领带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真没想到你会昏倒在我身上,”哈利对罗恩说。


      “瞧瞧,兄弟,你就那样展示了这个消息,事先还不提醒我先坐下?我晕过去,你还一脸惊呆了的样子??”


      “我一点儿也不惊讶,”赫敏不客气地说,“我总是觉得……那些争斗,真实含义其实更……深刻。”


      罗恩翻了个白眼。“当然,你全知全能,赫敏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我真的猜到了!”


      “那你怎么从不透露一点风声呢?嗯?”


      “试想一下,如果我错了呢?!哈利一定会觉得被冒犯了!”


      “她是对的,”哈利插话,“哪怕这是真的,我也会感觉被冒犯了。”


      “随便了,”罗恩耸了耸肩,从墙边站起来,走向壁龛小小的出口。


      “别走,”哈利叫住他,“我们还没结束呢。好吧,我已经结束了。但你们还有些事情需要坦白。我是指对彼此。也许你们应该先把领带解下来,”他补充了一句,指了指他们的额头,“上课时见。”


      哈利出发去魔法史教室前,又坚决地看了他们一眼。宾斯教授开始他枯燥的长篇大论时,很显然罗恩和赫敏都不会出现了。他们也没来吃午餐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晚餐开始时,哈利有些担心了。罗恩和赫敏玩消失也玩得太彻底了。而且赫奇帕奇的面包卷早在几分钟前就被抢夺一空,马尔福依旧没个影子。


      金妮和迪安正在拿某事开玩笑,但哈利根本没注意听。我真是干了件愚蠢又任性的事,他告诉自己。万一我毁了他们的友谊怎么办?我不能忍受这个。


      “你觉得是谁,哈利?”迪安问。


      哈利猛地惊醒,有些难为情地笑了笑。“什么谁?”


      “就是那位用闪光弹轰炸了学校的神秘人,当然了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不知道。你觉得呢?”


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觉得是斯内普。但这位雀斑小姐觉得——”


      “我可以自己说,迪安,”金妮尖锐地说,“我倒认为是一个学生干的。”


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们两个解释一下,好吗?”哈利说。


      迪安咧嘴一笑。“斯内普总是有些怪异,对吧哈利?还需要什么别的证据吗?”


      金妮翻了翻眼睛。“那太荒谬了,他有什么动机吗?‘就是有些怪怪的’这条不算。是啊,一个学生当然更有可能。打个比方,有人想知道谁喜欢自己,或者说想看看自己的暗恋有没有得到回应,诸如此类。”


      “那干嘛要轰炸全校呢?只要炸自己班不就好了。”


      “谁知道呢,大概是想避嫌吧。否则很容易就会被揪出来,对吧?”


      哈利嗤了一声。“金妮,能为一个闪光弹设计出这种周密计划的,估计只有斯莱特林们和赫——”这个名字卡在了他喉咙口。


      金妮睁大眼睛看着他。“你觉得,是赫敏……?”


      哈利摇了摇头。“当然不是……”但他回忆起这么多天来赫敏种种古怪的表现……“我先离开一下,”他说。


      他快步走向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,本希望能在那儿找到罗恩和赫敏。但是刚绕过一个转角,哈利就差点撞到了他们身上。


      他们的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,脸颊红通通的,手牵着手。哈利对他们微笑,然后猛然想起自己前来寻找他们的原因。


      他伸出一根手指,指着赫敏。“是你,对吧?你引燃了闪光弹。所以在名字显现之前,你就知道魔法确切生效的时间,你知道我想躲开那些女生该用哪个咒语,你认为那个幕后的人不应该得到退学处罚——”


      “哈利,拜托,哥们儿,”罗恩说,环视着空空的走廊,检查有没有人在偷听,“这真是毫无道理。赫敏怎么能同时轰炸更高年级的学生呢?事发时她又不可能一个人在那么多地方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三年级时候发生的事,罗恩?”哈利干巴巴地说,“她有一个时间转换器,记得吗?”


      “可那个已经销毁了!赫敏,跟他说,你没有干这个。赫敏?你没有……对吧?”


      赫敏把头埋进手心里。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她呜咽着说。


      罗恩盯着她,眼睛瞪得很大,“敏,你没有……”


      “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也喜欢我,”赫敏低声说。


      “你可以直接问我!真见鬼,你知道你惹上什么麻——”


      “赫敏·格兰杰,惹麻烦?”拉文德震惊的声音插了进来。


      三个人同时转身,罗恩和哈利向前迈了几步,把赫敏挡在身后。“我们在讨论魔药作业,”哈利说。


      拉文德翻了翻眼睛。“是啊是啊,真有说服力。不提了,要不要听点更劲爆的?”


      哈利对她皱起了眉。“你在说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“消去名字的最新要求,”她咯咯笑道,“比任何一次都来的可怕。”


      他们都看着她,等她揭晓答案。


      “口活,”她悄悄地说,然后跑走了。


      罗恩和赫敏的脸红得惊人。“哇呀,”罗恩轻声说。然后,他突然转向哈利,眼睛瞪得很大,看起来快要吐了。“哇呀,哈利。”他咒骂道。


      “额——”哈利说,“不合时宜地提一句,我估计现在得直接出发去关禁闭了……”实际上,他早就该走了;他必须在晚餐结束之后,就到占卜教室外面等候,向特里劳妮教授报道。走廊外已经挤满了人,看来晚餐早就结束了……而他还待在这儿。


      罗恩眨眨眼睛,使劲儿咽了下口水。“好吧,额,玩……玩得快活点?”


      “回见,哈利,”赫敏嘟囔,避开了他的视线。


       哈利严肃地看了她一眼。“等我回来,我还要找你谈谈,赫敏。但是,额——我不是要冲你发火或者什么的……所以,笑一笑,好吗?”


      赫敏的唇角勾了起来。“好吧,当然啦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哈利一路冲到占卜课教室,气喘吁吁,汗流浃背。


        马尔福和特里劳妮教授已经在里面了。当哈利把头探出活板门的时候,他们看都没看他一眼。“抱歉,我来晚了,”哈利说,爬进了教室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瞎说什么呢,亲爱的,”特里劳妮教授说,继续把一大堆水晶球往一个小推车里堆。“我就正——正好算到你会在这时候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额——好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就这样吧,”特里劳妮宣布,对着她的小推车微笑。她紧张地看看哈利,又看看马尔福,补充了一句,“我相信你们能行的?把它们弄干净。我——我恐怕我还要……去忙点别的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额——我们怎么——”哈利急切地说。马尔福怒瞪了他一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要清洁这些预言球,波特,这不算难。我很多次都看到家养小精灵干这件事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——你就做给他看看?”特里劳妮眨了眨眼睛,“我觉得,那是个好主意……麦格正处在杀身之祸中,我得赶紧去警告她……”她含糊不清地说着,把脖子上的围巾拢紧了些,快步走向活板门。“我估计我不——不到一个小时就会回来。”她最后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活板门在她头顶合上,巨大的声响响彻整个教室。在这安静的余韵里,哈利避开马尔福的视线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来吧,波特,”马尔福喃喃道,“你去推那个车子,”他大步走到教室后方,也不确认一下哈利有没有跟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哈利用双手推着这个(出乎意外,很轻的)推车,跟在马尔福后面。他们走到一扇小门前,马尔福伸手把它推开,走了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额——我们要不要施一个‘荧光闪烁’之类的?”哈利问。他们进入的这个房间又逼仄又昏暗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白痴吗,波特?只有在黑暗的环境中才能清理预言球。”马尔福挥了挥魔杖,门自动合上了。哈利暗自庆幸这里足够黑,否则马尔福肯定能看到他烧起来的脸颊。


        金发少年又喃喃念了一个咒语,有昏黄色的暖光从他手捧的预言球中幽幽闪现,勾勒出他侧脸的线条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把水晶球放到一个高架子上,又拿起了另一个。“星星之火,”他说道,那个球体缓缓亮起,闪烁着翩然的蓝色光晕。


        哈利也小心翼翼地拿起一个球。“星星之火,”他说,小球在他掌心里微微发热,泛出淡粉色的柔光,哈利微微笑了起来。“好吧,真的很容易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马尔福对他怒目而视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你怎么心情不好?”哈利问。他觉得马尔福可能会说些什么“当然了,波特,也不看看我跟谁关在一起”之类的话。但令哈利惊喜的是,马尔福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潘西总来烦我,就是这样,”马尔福愤怒地说,把手里浅紫色的水晶球放到高架上。“她要插手我对早餐的选择,还强行推断说这一定跟那见鬼的领带有关。她甚至威胁我要把它扯下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”哈利说,不知道是否该假装不明白‘早餐选择’是什么意思,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额,我可以帮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的施舍,波特,”马尔福冷笑着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哈利脸红了,他摸索着把一个水晶球放到架子上,它在他掌心里跳跃着浅绿的光晕。“实际上,额,这不是施舍,”他嘟囔,“我是说,我从来没有做过——我真的想知道那是什么感觉,你懂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马尔福依旧高扬着下巴,但脸上也泛起红晕。“啊,看来你知道新的解除要求是什么了。不过别以为自己有那份运气,波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额——抱歉,我不是故意要……我只是觉得,你可能更想要一个……嗯……的额头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马尔福轻蔑地打量着他。“一个没有你名字的额头?”他说道,补完了哈利的话,好像这是个什么挑战似的。天,哈利可没有发起这个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”哈利嘟囔,又抓了一个球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在沉默中清理并摆放好水晶球,有条不紊地一个个整理,直至整个房间充盈着上百种斑斓的柔光。马尔福拿起了最后一个球(它是一种软软的阳光色),把它放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哈利迟疑地抚平了自己的长袍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事实上,”马尔福喃喃道,避开哈利的眼睛,“我也许……也许的确想要一个光洁的额头。如果你确定的话?”


        哈利立刻点点头,大睁着双眼盯住金发少年。他们真的要……?


        马尔福扬起下巴。“好,但我可不会跪下来,波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额——”哈利转过身,注意到旁边有一个板凳,大概到他的腰那么高。“如果我坐到那上面,你大概只要弯一下腰——”


#一个沾着甜辣酱的BJ!
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看到哈利没有字迹的额头时,泛着红潮的脸颊突然失去了血色。“我一点也不关心,你跟那小母黄鼠狼到底做了些什么,”他厉声说。但哈利从他微动的眼角和扬起的下巴,可以看出他在说谎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马尔福,我没有喜欢金妮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随便是谁,”德拉科冷笑道,转身走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直以来都只有——”哈利试图说,但那金发混蛋已经走掉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说,赫敏,你是怎么做到在不同的时间引燃闪光弹,还不被人发现的?”去吃早餐时,哈利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赫敏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。“这的确很麻烦。所以,我有那么一点点可能借了你的隐形衣一用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哈利朝她扬起了眉毛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是偷,但就是那样。然后容易啦,我只要溜进合适的教室就行了——我的日记本里记录了全校的课程安排表,所以要避开低年级生不算困难——再把闪光弹放在一个角落里,给它们施一个时效咒。噢,还有幻身咒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说,你还有多少留存的闪光弹?”哈利假装随意地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赫敏当然不会轻易被愚弄。她猛地停下了脚步,歪着头打量他。“哈利……你不会在想……?”


        哈利只是咧开嘴笑了笑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盥洗室的龙头依旧在漏水。哈利怀疑它会永远就这么坏下去了。很有可能前来修理的人都被哭泣的桃金娘吓跑了,他得意地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哈利斜靠在雾气晕染的高窗上,享受阳光飘然透过,隔间静谧无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跟上次一样,就在哈利觉得这是一个愚蠢的主意时,马尔福闯了进来。真是的,就好像哈利会搞错一样,就好像哈利错误地估测了德拉科的日常一样,就好像那个混蛋不会过来、独享一会儿午后安宁的时光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波特,”德拉科说。这让哈利想起他们在这间盥洗室里的初次邂逅——就是第一枚闪光弹在魔药课上爆l炸之后。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他听起来很疲惫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你,”哈利对他展露了一个大大的笑容。他把手伸进口袋,摸出了一个小球,透明外壳里,粉色光雾流转不休。德拉科的眼睛瞪大了,他迅速转过身去,似乎想拔腿就跑,但哈利已然念动了咒语。房间里立刻充盈着粉色的烟雾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操你的你想干什么,疤头?!”德拉科愤怒地吼道,“如果你以为,我还会再给你口一次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事实上,我倒是想要帮你口一次,”哈利打断了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烟尘缓缓落定,哈利看到德拉科大步踏过淡淡迷雾。日光下看来,他的身影简直在闪闪发亮,犹如珍美的宝石。“你他妈知道,自己在说什么吗,波特?”德拉科轻声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哈利迫使自己迎上德拉科的目光,遏制住在那灼热、锐利的视线下移开眼睛的冲动。他探出手,抚上了额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拉下了系带。



Fin.




T/N:


※打了鸡血,两个晚上就把它翻完了,但要准备考试所以现在才发布。实在太可爱啦!欢迎捉虫😜


※我的疏忽,没注意到有姑娘翻译过。在这里也留下她的Lof地址@UDONNN 

评论(59)
热度(4626)

© 一瓶江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