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上天要让我这种杀人狂热爱生活

[HP-德哈]独不为你发情

「TRANSLATION」 A Devotion to Others

 

摘要:


        有人酿制了超级强大的迷情剂——霍格沃茨再次被卷入风暴!一对傲罗被派去调查!哈利和德拉科一起,试图层层揭开真相;也试图隐藏起,自己对德拉科的感情。


分级:PG(其实有成人主题暗示)

 

警告/注释:

 
※本文超级可爱啊。德拉科跟所有人(除了哈利)调情,特别会撩!动不动就引用电影台词真是笑死,当了傲罗就好好为人民服务可以吗→_→ 

※关于授权,作者君还没有回复我……原文2w2,中文翻译出来至少4w5,所以不知道几发完。注意,意译真的很多。

 
 

—O—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选择蓝色药丸——故事到此为止,你醒过来,发现自己待在床上,不论是否相信之前的梦境,都是你自己的事。选择红色药丸——那就代表留在爱丽丝的仙境中,我会告诉你,兔子洞到底有多深。” 
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朝德拉科怒目而视。那人正在扮演《黑客帝国》里的墨菲斯,不得不说,演技还过得去——毕竟德拉科本就是个苍白、瘦削、发际线微微后退的英国男人。但如果这番演出不奏效,下次他再玩这一出,哈利会直接用自己的黑色皮衫勒死他。不管他对这混蛋抱有什么感情。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那对麻瓜夫妇坐在床尾,把挤在他们中间的儿子搂得更紧了。他们盯着德拉科空空如也的双手,很明显那儿根本没有药丸,红的蓝的都没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”哈利道歉,“但是任何药丸都没法让你们儿子的魔法消失。”哈利并没有告知他们,“一忘皆空”就能达到类似效果。多说多错。“你们的孩子很特别。他生而拥有魔法,并将与她长伴一生。他必须学习如何去控制她。霍格沃茨会教他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霍格沃茨——信封上有写,是那学校的名字。”那位母亲壮着胆子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点点头。“霍格沃茨是个美妙的地方。我曾在那里上学,我的孩子们也是。”他对小男孩儿露出微笑,那孩子始终没有说过话。“你会爱上她的。” 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……但是它在哪里?”那位父亲问道。“他要去多久?他能回——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抬起一只手,暂停他的问题。“请你们先回家吧。过几天,霍格沃兹的专员会前来拜访你们,他解答起问题来可比我要好得多。同时,对于派出猫头鹰叨扰、以及信件轰炸,我们表示诚挚的歉意。信件抵达之前,本该有人先来拜访的。”他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。“好吧,即使拥有魔法,巫师世界也并不完美。”

 
        那对父母回以无力的微笑。男孩儿一扫之前的惊惧,反倒兴高采烈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扫了德拉科一眼,叹了口气,又望向那对父母。“另外,请原谅我搭档奇怪的表演。恐怕他电影看太多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没关系,”那母亲说。她看了看自己的丈夫,他也点点头表示赞同。“你看了电影,觉得自己会选择红色药丸,然后,某些离奇的事情发生了,你又希望一切回到原来的轨道。”她转向德拉科,“谢谢你,提醒了我们真相。即使对这真相我们并不了解,但我们依旧有面对它的勇气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只是点了点头。他一脸冷漠,眼睛隐藏在圆片墨镜后面,“不客气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把男孩的手握进自己掌心。“欢迎来到魔法世界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家三口都没有注意到,有微弱的黄色光芒一闪而逝,钻进了男孩的手掌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几分钟后,哈利和德拉科离开了这个家庭藏身的旅馆,环顾四周,观察有没有适合幻影移形的地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他身上下了追踪咒?”德拉科问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不过,我不觉得他们还会躲起来。”哈利叹了口气。“不管哪里出错了,我希望霍格沃茨方面能顺利解决。”他继续说,“麦格告诉我,所有职员都被赶去和麻瓜出身小巫师的家庭谈话了。我们这是第三次追捕惊恐不已的家庭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摘下墨镜,对哈利露齿而笑。“我告诉过你,我知道怎么控制场面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奏效了,”哈利赞同道,“这一次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的确好多了。上回,德拉科搭住一个小姑娘的肩膀,跟她的父母说这孩子的原力很强大。

 


* * *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跟在德拉科身后,走进了魔法法律执法司司长的办公室。去年,他就坐在这办公桌的对面,组织傲罗们的会议——类似于现在这个。后来,他从这位子上退下来,继续他最爱的工作——保护他人、终结罪恶——的时候,他满心期盼,罗恩会坐上这个位置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罗恩请了长假,跑去加入赫敏,一起研究“尼泊尔迷之男巫的秘密”。他也万万没想到,新的司长会是这个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坐下来,罗米达·万尼对他们微笑。哈利喜欢罗米达。她是一个很棒的傲罗,也是个很棒的傲罗办公室主任。他只是希望,她别总强行要他和德拉科搭档。


 

※罗米达是六年级对哈利下迷情剂的那个女生,结果躺枪的是罗恩。
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一整个月,你们两个都在寻找那些吓得不行的麻瓜家长,帮忙安抚他们,”罗米达说,“我多希望其他队伍也能这么成功啊。好几次,我们都不得不用‘一忘皆空’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和德拉科交换了一个眼神。一般来说,只要用一些“每回想谈论魔法你的嘴巴就会自动闭上噢”的魔咒就可以了。但如果场面实在太过尴尬,“一忘皆空”可以让麻瓜家长忘记傲罗们之前笨拙的解释,大家还可以弥补一下错误。要是他们始终仍然无法说服那些父母,那么“一忘皆空”就有更灵活的功效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麦格校长宣称,她已经解决了所有问题,” 罗米达继续说。“我们找到了所有逃跑的家庭,等秋天开学,学生们会安全地进入霍格沃茨。所以,你们可以腾出手来接新任务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你所愿,罗米达,”德拉科甜腻地说,“为了你,我会缉拿凶手,揭露阴谋,做一切不可能完成之事,但性生活还是有可能的。抛弃你那无趣的丈夫芬列里,跟我私奔吧!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罗米达大笑起来,哈利又往座位里缩了一点。他还看到罗米达向他抛来一个老谋深算的目光,但他坚定地无视了她。就像他无视掉德拉科和所有人肆无忌惮地调情一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再挑逗了,德拉科。一半的傲罗已经爱上你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你,我亲爱的,另一半人深深为你着迷。”德拉科喃喃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德拉科没有和每个人调情,哈利心想。毕竟,德拉科从没跟他调过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罗米达摇了摇头,把话题转回工作。“你们记得吗?上周,魔法交通司司长——那个叫罗瑞里的家伙,和他那家养小精灵的事故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的助手不是已经认罪了么,”哈利说,“他给罗瑞里下了迷情剂。毕竟大家都没法容忍一个与家养小精灵疯狂相恋的上司,这样助手就能顺理成章地接替他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”罗米达说,“这计划成功了。罗瑞里度假去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希望他不是去跟那家养小精灵度蜜月。”德拉科喃喃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”罗米达说,“助手已被逮捕,魔法交通司将由威森加摩的行政官员艾迪丝·芬威克负责,直到波德部长找到新的合适人选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似乎吃了一惊。“芬威克不是已经用胶水把自己粘在那把椅子上了吗?她当行政官已经当了六十年了吧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倾身。他不清楚罗米达的话语会指向何方。“罗瑞里事故,似乎是公开的已了结案件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。关键是迷情剂。一般来说,执法司是不会管这类事情的。通常,女孩子们只是拿迷情剂作为手段,盼望借此拯救自己无望的暗恋。”她朝哈利递了个眼色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用在那些呆头呆脑的男孩子身上。”哈利和罗米达相视而笑。但只是一刹那,罗米达清清嗓子,又严肃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迷情剂只是暂时发挥作用,而且受害者很容易摆脱控制。但在罗瑞里案件中,涉及的可不是那种普通的‘一见钟情’魔药。它非常强力,比所知的任何类型都厉害,甚至超过了催情剂。一般来说念个咒就能解决的事,圣芒戈却花了三天才治好罗瑞里。我们管它叫‘发情剂’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想的?”德拉科问,语调轻蔑。罗米达沉默地盯着他作为回答。德拉科显然意识到她就是创始者。“这名字相当迷人,”他立刻弥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罗米达翻了翻眼睛,嘲讽他的无用功。她继续说道,“分析师检测了魔药成分,发现其中火灰蛇蛋含量相当高,所以魔药具有极大的强制性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握紧了椅子,感到怒火猛地窜起。德拉科咝了一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比起迷情剂,这倒像是个‘约会然后强暴你’魔药,是吗?你想要我们找出生产地?”德拉科说,有一句话他没说,但哈利明白他的意思——“并炸掉它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从助手那儿问出了购买地点。线索指向一个翻倒巷的药剂师,可那人自称制造者另有其人,他们只是以猫头鹰交流。但是他也承认了,他对其中一只猫头鹰下了追踪咒。猫头鹰飞去了霍格沃茨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罗米达给他们各自递了一个文件夹。“我要你们查出发情剂的制造者,然后逮捕他们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放下文件夹,抬起头。“这周末,‘国际巫师决斗争霸赛’要在霍格沃茨举行。两者之间是不是有某种关联?”

 


※The International Dueling Invitational,简写为IDIAT

 


        “白痴(idiot),”德拉科说,声音不怎么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是IDIAT,”哈利纠正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露出一抹假笑,“我就是在说这个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还无证据可以表明这一点。但是,‘维护争霸赛治安’,倒可以当作你们去调查的一个完美借口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是安全司负责人?”哈利问罗米达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弗罗比谢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白痴,”德拉科又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这回,哈利不得不赞成德拉科。弗罗比谢简直就像一条哈巴狗,对傲罗事物又热心又忠实。不幸的是,他暂时还不如哈巴狗精明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已经派人跟弗罗比谢谈过了,告知他你们前往的真实原因。但你们一到那儿还是要见见他,省得他忘了,或者没听懂。”罗米达又详谈了些案子的细节,然后把德拉科赶走。“我要跟哈利单独谈谈。”她说,押着他走到了门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很显然,我那令人眩晕的人格魅力和向你求爱所花费的努力,全是在白费功夫。”德拉科压低声音,“你确定吗,罗米达?他真的又呆又无聊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得见,马尔福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背着你说你坏话的时候,我的描述还要精彩的多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罗米达“砰”地一声,把德拉科关在门外,转身审视哈利。“我想跟你谈谈,关于你和马尔福合作的事。可以问问吗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行吧,”哈利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行吧?”罗米达重复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问了。拜托。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但你想得不对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利,我是和你差不多时候加入傲罗计划的。我参与过侦察训练,我观察你这么多年,观察到你在观察马尔福——从未间断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德拉科刚加入傲罗的时候,我确信他要搞什么阴谋。就是这样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观察到,两年前马尔福被那疯男人格雷夫斯绑架的时候,你差不多快疯了。你不吃饭,不睡觉,每天逼着大家工作到半夜,直到把他救出来才罢休。这可把半个魔法部的人都吓坏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我的同事。”哈利解释道,他知道,对于他对格雷夫斯穷追猛打的行为,这理由根本站不住脚。“无论谁被绑架,我都会这么做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利,”罗米达斥道,“我很担心。你离婚之后,一直都很孤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朋友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希望,你也把我算作你的朋友之一。我让你和德拉科一起搭档,就是因为,我觉得这能对你们有所帮助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的确有帮助。我和德拉科合作得挺融洽,把大家都震惊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罗米达沉默地看着他。哈利知道,如果自己再继续公事公办的口吻,她是不会罢休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不想让她知道,他对每天来上班是有多么期待。他也不想让她知道,不知怎的,对于德拉科混账的工作方式,一开始的恼火也已化为喜爱。就算拷打他,他也绝不会交待,有时候(好吧,经常——行,一直),他希望一天的工作结束后,德拉科能陪他过夜。


        哈利只是深深吸了口气,然后说谎。“我对同事以外的关系发展没什么兴趣。德拉科也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吧,”罗米达叹息。

 
 

—TBC.

评论(14)
热度(382)

© 一瓶江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