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上天要让我这种杀人狂热爱生活

[HP-德哈]独不为你发情(2)

「TRANSLATION」 A Devotion to Others

 
 

摘要: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有人酿制了超级强大的迷情剂——霍格沃茨再次被卷入风暴!一对傲罗被派去调查!哈利和德拉科一起,试图层层揭开真相;也试图隐藏起,自己对德拉科的感情。

 
 

原作者: mahaliem

 
 

警告/注释:

 
 

※德拉科还跟麦格教授调情真的够………


 
 

—O—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会错过麻瓜电影之夜的!”德拉科抱怨道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傲罗麻瓜电影狂欢夜”这个主意,还是哈利当傲罗办公室主任的时候想到的。大多数巫师对麻瓜及其文化知之甚少。而对于傲罗来说,必须经常处理巫师与普通人打交道的后果,缺乏这类知识当然不行。麻瓜电影之夜快捷、便利、令人享受,简直是傲罗们了解麻瓜的最好途径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对麻瓜电影之夜似乎有些过度上瘾了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看过那部电影了,”哈利说,“路上我给你讲讲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各回各家,迅速收拾好行李,然后回到了魔法部,准备一同前往霍格沃兹。哈利给自己的手提箱念了个缩小咒,放进了口袋里,又帮德拉科也打理好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一样,”德拉科不满地说。“不过,这倒也可以让我先了解一下,好决定该不该费心去看。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——比如像上周那样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周那部电影很经典。”哈利反抗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关于那个波普金女巫的?这是我见过的最无聊的纪录片。还是留给麻瓜们琢磨去吧,他们被迫跟她住在一起,还得容忍她疯狂的行为,比如拿企鹅当家养小精灵使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本想争辩,但想想还是算了。“今天的电影与巫师无关。讲的是一条狗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阿尼玛格斯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一条正常狗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我们可以一边走到霍格沃茨校门一边说。什么名字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《义犬耶拉》。”

 
 

* * *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德拉科还在为“义犬耶拉”的遭遇憋着怒火,他们和麦格的会面总的来说很顺利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救了他们一家!”德拉科争辩说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重要了。他会对他们产生威胁。”哈利解释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走进了麦格的办公室,德拉科还在低声抱怨着忘恩负义的麻瓜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告诉麦格,发情剂来自于霍格沃茨的某人,但她似乎毫不担心。哈利觉得,对付过乌姆里奇和卡罗兄妹之后,一个小小的非法魔药制作者而已嘛,已经没法让她产生丝毫波动了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尽我所能为你们提供帮助,”麦格告诉他们,“但是我要处理麻瓜出身的新生以及他们不肯合作的父母,还要准备IDIAT的召开。我连自己进出学校的次数都不清楚,更别说了解职员的动向了。不过,如果有什么事我能帮忙做的,尽管开口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”德拉科执起麦格的手,落下轻轻一吻,迎上她的目光。“你今晚有安排吗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麦格透过镜片注视着德拉科。“对你来说,我恐怕实在太老了,马尔福先生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怕你想打碎我的心,”德拉科说,一只手捂住胸口,“至少也该以诚相待;是我对你来说太小了,而在我心中,你永远青春不朽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到此为止吧,马尔福先生,波特先生。”麦格把他们俩赶出了办公室,但哈利看到她眼中有一丝愉悦的闪光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和弗罗比谢的会面就没那么顺利了。德拉科什么忙也帮不上。他只是忙着把弗罗比谢的行程表和备忘录从桌上抓起来,大声地朗读,还时不时自言自语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你们其实不归我管?” 弗罗比谢重复道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哈利回答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但还是要我来指导你们,告诉你们该干什么事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还可以告诉你,你该去什么地方。”德拉科喃喃道,看着备忘录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明面上告诉我们,命令我们做事,”哈利纠正道。“以防引起嫌疑人的怀疑。你只要在大礼堂里,当着所有学生和职员的面,跟我们说,你收到了匿名消息,提醒你争霸赛期间不会太平,所以你要我们协同进行安保工作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这样一个匿名消息吗?如果有的话,那我不是应该看到它吗?我可是IDIAT安全司首席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首号白痴。”德拉科嘟囔,翻了一页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什么匿名消息。全世界的重量级决斗者都会集中在这里——最棒的、最强大的、最灵敏的——当然,还有许多决斗狂热爱好者、以及大批围观群众也聚集过来,如果有袭击不就太蠢了吗。简直是在跟巫师世界的核心力量作对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弗罗比谢消化了一会儿。“所以说,大家都会觉得,是我在管你们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点点头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不用为此做额外的文书工作,对吧?你们不知道吧,管理IDIAT已经很忙了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轻而易举,”德拉科坐在位子上喃喃道。

 
 

* * *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弗罗比谢环视着大礼堂,提高了音量,好盖过学生们吃早餐、聊天的嘈杂声。“当前工作的主要重点仍然是保障场地的安全,尤其要小心魁地奇球场,因为那是决赛用地。至于你们两个,”他说,指着哈利和德拉科,“尽管去调查犯罪活动吧,想拷问谁就拷问谁。每一个消息,哪怕是匿名的,都要调查到位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不太确定这番说辞是否能把人类糊弄过去。他提醒自己,弗罗比谢并没有接受过相关训练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弗罗比谢矜持地点了点头,带着其他傲罗离开了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演得真不错,”德拉科压低声音说。哈利不敢置信地瞪着他。德拉科露齿而笑,接着道,“怎么,要不是我认识他,还真以为他就是个智障呢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忍不住大笑起来。“真是怪了,他怎么做到一直都不OOC的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对哈利微笑,哈利感觉到一股暖流穿过身体。他想知道,自己要做些什么,才能让德拉科再次露出那种微笑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知道,他必须要小心藏好自己对德拉科的感情。他决定,自己要尽可能表现得专业。不幸的是,这不太容易——特别是他们还同住一间客房。这是仅剩的空房了,其他房间都是为决斗者及官员们预留的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昨晚,他躺在床上,听着德拉科轻轻挪动身体,幻想丝绸睡衣下是怎样的景象。德拉科念咒关灯前,他不小心瞄到了一眼。没过多久,德拉科发出了轻微的呼声,哈利则咒骂自己的愚蠢。他对德拉科的感情早已不是单纯的迷恋了,光是是听着他打呼,便能让哈利感到全身暖洋洋、昏沉沉的。很明显,他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混蛋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学生大声喊着自己的朋友,哈利清醒过来,提醒自己他们还有工作要做。他把注意力集中到手中的任务上。“你打算先问谁?”他问德拉科,“教职员还是学生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有的放矢吧。麦格给了我们一份所有教授课程安排表。我们可以依此跟他们谈谈,还不用打断他们上课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环视大礼堂,学生们正迅速离开。有一些人还在飞快地解决早餐,灌下最后一大口南瓜汁或抓走一片吐司,然后飞奔去上第一节课。他看到长子也在拖拖拉拉,不由得皱起眉。詹姆兴奋地朝他挥挥手,跑向大门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可以在午餐时通告一下,然后按照学院顺序,和学生们交谈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起来不错,”德拉科赞同地说。他看了看手中的名单,“隆巴顿今早没课,我们先去找他吧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和德拉科起身,穿过空荡荡的大厅,走向门口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只要问问纳威,他知不知道什么消息就可以了。毕竟制造非法迷情剂啊,不像是他会做的事。”哈利说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记得一起上魔药课的日子。制造非法迷情剂不像是他做的事。特里劳妮和海格同理排除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你怀疑谁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和别人不同,”德拉科嗤了一声,“我始终不放过任何可能。如此以来,我便不会漏掉依非常轨迹运行的证据、或扭曲事实以蒙蔽我的理论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以一种崭新的敬佩目光打量着德拉科。然后,德拉科补充道,“我打赌是庞弗雷干的。”

 
 

* * *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和德拉科扫视着大厅,学生们正兴高采烈地交谈着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早先,他和德拉科去问了纳威,但纳威没注意到任何反常现象。但他也提到,有一株翩翩灌不翼而飞了。哈利和德拉科交换了个眼色。翩翩灌的叶子是发情剂的原材料之一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还问过了庞弗雷夫人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她洗脱嫌疑了吧?”庞弗雷回答了所有的问题后,哈利问德拉科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完全没有,”德拉科嗤了一声,“这女人好到不真实。很显然,她就是躲在暗处的邪恶主谋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一直就这么好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她一直就是个邪恶主谋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露齿而笑,对哈利递了个眼色。哈利的呼吸一瞬间停滞了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随后的讯问也没什么好提的。特里劳妮(她预言了他们会以好几种方式死去,包括被蛇毒死、被蜘蛛咬死、被黑暗中的怪兽杀死)、费尔奇的继任者希尔达·巴斯德夫人,还有新任天文学教授罗丝·泽勒都大大方方地回答了他们的问题。谈话中,哈利好几次发现自己看着德拉科——那人像拿指挥棒一样挥舞着魔杖——却并未注意嫌疑人有无可疑之处。他的目光在德拉科发问的嘴唇上徘徊,耳朵却并未聆听答案、追捕暗藏的托辞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学生们正在吃午餐。麦格校长站起身,清了清嗓子,大家都抬头看着她;德拉科和哈利走上前去,宣布为了争霸赛安全起见,他们会对大家进行询问。然而大礼堂依旧在喧哗不休。哈利刚打算施个静音咒,好告知他们问话的顺序,一个带着级长徽章的拉文克劳男生就站了起来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的父母知道这件事吗?”他问道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女生也站了起来,是赫奇帕奇的级长。“如果你们要对我们进行讯问,我的爸爸妈妈最好还是在场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男级长点点头。“是啊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和哈利看了看对方。这回答真是出人意料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不是嫌疑人,先生——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卫•罗伯茨,先生,”男孩报上名字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如我所说的那样,你并不是嫌疑人,罗伯茨先生,”哈利向他保证。“我们只是想知道,你们有没有见到过什么可疑举动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根据魔法部的法律,”罗伯茨说,“当学生们接受傲罗或者魔法部官员的任何讯问时,可以请求父母在场权。现在,我正式提出,我要求我的父母在场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把哈利拽到一边,“他在说什么?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战争期间,伏地魔的人操控了魔法部,他们会定期拘留可能会知道我行踪的学生,然后审问他们,常常严刑拷打、还会强迫他们服下吐真剂。战后,魔法部通过了一项法案,以确保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除非我们的父母过来,否则我们不用告诉你们任何事。是不是?”那个赫奇帕奇问道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”哈利赞同,“但是,如果你们愿意提供任何值得注意的信息,我们将不胜感激。我们需要知道,是否有学生或教职员在秘密活动,或是否有人在可疑的时间点进出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罗伯茨摇摇头。“如果我的父母不在场——如果我们的父母不在场——不行。”他补充道,对所有拉文克劳学生挥挥手,示意他们列队离开。有些学生犹豫了一下,回头担忧地望了望哈利和德拉科的方向,但还是和同学们一起走了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很抱歉,”赫奇帕奇女级长说,“但我真心认为,在我们开口之前,最好还是能问一下父母的意愿。”赫奇帕奇们也离开了,杂七杂八地道着歉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他们不说,我们当然也不会开口,”一位斯莱特林级长说,引着斯莱特林们走出大门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格兰芬多们都看着哈利。哈利也看着他们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还是也走吧,”哈利说。他们露出笑意,兴高采烈地离开了,只余空空荡荡的大厅。唯一留下来的学生是他们自己的孩子。还有罗恩和赫敏的孩子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叹了口气,“记得吗?我们曾经还是收到过尊重和钦佩的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能觉得这么不错,”德拉科说道。“现在,我只想要收到他们的恐惧。斯内普——他是一个只用目光就能恐吓粗鲁小孩的男人。要不我们要向他祈祷吧?大家都说,如果有人急需帮助,斯内普就会显灵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还是别麻烦斯内普的鬼魂为好。”哈利示意孩子们走上前来,“现在开始吧。”

 
 

* * *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询问詹姆就是在浪费时间,他的话题始终围绕着即将到来的争霸赛。莉莉和雨果声称没见到过任何可疑之处。而另一方面,罗丝认为身边一切都令人生疑,包括一天早上雨果吃了四片培根(表明他的食量增加了),还有她的室友未经允许就借走了她的高级魔咒书。她花了好几分钟讲述,她怀疑一位同学的猫狸子是阿尼玛格斯假扮的——就像小矮星彼得那样。德拉科深深沉浸在这个故事中。哈利保证会重视她提供的所有线索,然后果断叫她走了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阿不思和斯科皮没看到任何可疑的人或事,哈利觉得这应该是个好消息。坏消息是,他们坚决要求要帮忙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可以设一个陷阱,”阿不思说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把会转的大镰刀,”斯科皮建议道,“就像去年你来过夜时,给我和我父亲放的电影里那把一样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”阿不思热切地赞同,“它可以砍下罪犯的头,让它在地上乱滚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觉得阿不思一定是从他母亲那儿遗传到了嗜血基因。“不许有镰刀!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可以挖一个洞吗?”斯科皮问道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放满鳄鱼?”阿不思补充说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哈利说。绝对是从韦斯莱那儿遗传的。尽管他们现在关系不错,他仍清晰地记得,离婚期间被金妮支配的恐惧。金妮真的对恶咒颇具天分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可以用鳄鱼宝宝,”德拉科建议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哈利瞪着他。“不行,”他重复道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阿不思的热情丝毫没被打消。“我们还能给每个霍格沃兹的秘密通道里都设下陷阱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通道?”德拉科问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你不能这么做。”哈利无视了德拉科被“隐藏通道”这个说法深深吸引的表情,“此外,那些通道早就关上了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阿不思和斯科皮都露出了愧疚的神情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它们还关着,对吧?”哈利问。 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乔治舅舅,”阿不思解释道,“他说在霍格沃茨溜进溜出的传统必须保留。我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,但是那些通道打开有好几年了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倒不是说我们用过,”斯科皮迅速补充道,“但嫌犯很可能利用那些通道潜入霍格沃茨。所以那里特别适合挖洞做陷阱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阿不思点点头。“海格新搞到一批炸尾螺。我们可以用这些。”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德拉科倾身,在哈利的耳旁喃喃,“我猜测,你儿子可爱的嗜血基因是从他母亲那儿遗传来的?”

 
 

TBC.

 


 

T/N:

 
 

※突然又开了一个脑洞《心灵感应剂》。设定和《致谎剂》里有点像,傲罗搭档&炮友设定。哈利觉得德拉科只要身体关系,遂与他分手,大家就在搭档&前炮友的尴尬气氛中煎熬着。后来出了魔药事故,哈利突然能听到大家的内心OS了,发现德拉科内心戏真他妈太多了。比如去追捕一个坏人,哈利说我们从崖上跳下去追吧,这样比较快。但德拉科巍然不动,似乎在发功。哈利说你他妈跳不跳?不跳我先跳,赶紧的,磨蹭什么。德拉科内心OS:“操,本来想营造一番‘霍格沃茨两壮士’的气氛,结果破特一说话就成了‘急着投胎二人组’了是怎么回事。等等让我再心灵激战一会儿,就这么跳下去好像有点危险” 哈利都快被气傻了,直接把他一巴掌推下去了。或者德拉科故意耍帅搞定一个特别厉害的坏人,哈利转头走了,听到德拉科OS“为什么破特都不回头看我一眼?老子明明那么酷!!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”

 
 

但哈利始终没能知道,少爷对他有什么想法。为什么?因为德拉科大脑封闭术特别6。

评论(25)
热度(275)

© 一瓶江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